設為首頁 · 加入收藏

要聞

兩講|漆魯魚:風餐露宿 萬里尋黨

2019-12-18 09:16 ???來源:重慶日報
2019-12-18 時政

漆魯魚。(市委黨史研究室供圖)

1927年初,北伐軍占領南京,英帝國主義借口保護僑民,炮擊南京,制造了駭人聽聞的流血事件。中共重慶地方執行委員會決定于3月31日在重慶打槍壩舉行“重慶各界反對英帝國主義炮擊南京市民大會”,漆南薰被推選為大會主席團總主席。當天上午11時許,各界群眾兩萬余人進入會場。國民黨反動派封鎖會場進行鎮壓,打死137人,打傷千余人。漆南薰不幸中彈受傷,在群眾的掩護下從城垛跳下,被埋伏的暴徒捉住,拖至兩路口,被他們殘忍地剖腹、敲牙、腰斬數段。這就是震驚中外的重慶“三·三一”慘案。

“此時,漆南薰的侄子漆魯魚正在日本東京醫學專科學校留學,從報紙上得知慘案真相和四叔的遇難細節后,漆魯魚學醫救國的夢想被擊碎了。”12月16日,中共江津區委黨史研究室編研科科長鐘治德,向重慶日報記者講述了漆魯魚萬里尋黨的故事。

他決定步行回到上海,等待黨組織重新安排工作,數月的風餐露宿,回到上海已和乞丐差不多了

漆魯魚,重慶江津人。在日本,他參加了中國共產黨在東京的外圍組織“中國留學生社會科學研究會”和“青年藝術家聯盟”,深受當時在日本的郭沫若、夏衍等人的影響。

1928年7月,學業期滿的漆魯魚從日本歸國,他謝絕成都、重慶等城市大醫院的聘請,回到老家江津李市壩開辦了一家私人小診所,以此掩護革命活動。1929年10月,漆魯魚成為中共正式黨員,擔任中共江津李市支部宣傳干事。

1930年1月,江津黨組織遭到破壞,漆魯魚被組織安排到上海開展黨的秘密工作,公開身份依然是醫生。這年8月的一天夜晚,漆魯魚在張貼標語時,被跟蹤的暗探抓捕,遭到嚴刑拷打,但漆魯魚始終沒有暴露共產黨員的身份,最終以“聚眾寫宣傳標語的共黨嫌疑”被判刑一年。

1931年8月,漆魯魚刑滿出獄,經嚴格審查后,上海黨組織安排他到鄂豫皖根據地工作,當他抵達后才知道部隊已經轉移了。上海黨組織提供給他的僅是單面路費,漆魯魚決定步行回上海,等待黨組織重新安排工作。一路上,漆魯魚不得不乞討。這是漆魯魚的第一次“乞丐生涯”。1932年初,漆魯魚終于回到上海,數月的風餐露宿,他已經和乞丐差不多了。

上海籠罩在白色恐怖之中,我黨的活動處于沉寂的地下狀態,他找了幾處過去的聯絡點都無果,再次成為乞丐

鐘治德介紹,黨組織對漆魯魚再度進行了嚴格審查后,決定派他到廣東汕頭籌建黨中央和江西中央蘇區的秘密聯絡站“中法藥房汕頭分行”。在汕頭,他默默為黨工作了兩年多。1934年4月,他接受黨組織的安排回到瑞金,受到李維漢和陳云等領導同志的接見,后出任中央蘇區衛生部保健局局長。

第五次反“圍剿”失敗后,紅軍被迫進行戰略大轉移。因陳毅等同志負傷嚴重,漆魯魚便留下來擔任江西軍區衛生部部長,護理陳毅等負傷同志。1935年衛生部隨紅二十四師轉戰,在江西尋烏遭數倍之敵重圍,漆魯魚率領醫務人員參加突圍戰斗,彈藥耗盡,不幸被俘。被俘后,他機智冒充被我軍擊斃的國民黨軍醫李曉初,說自己是被迫留在紅軍中,敵人查驗后確有李曉初其人,便將漆魯魚釋放了。

“漆魯魚獲釋后,身無分文,但他下定決心一定要找到黨。”鐘治德稱,漆魯魚從瑞金啟程,經會昌、尋烏、定南、興寧,再南下,輾轉跋涉來到汕頭,卻得知聯絡站早已撤銷。于是,他決定找機會到上海尋找黨組織。

他在汕頭一直等到1935年8月底,裹著從江西穿出來的老棉衣,身上長滿虱子,萬幸有家難民救濟機構把他收容了,總算一天能喝上三頓稀粥。因為漆魯魚會說上海話,汕頭方面便把他當成上海難民,安排在一只貨船的底艙里,過了很多天,終于到了上海。此時,上海籠罩在白色恐怖之中,我黨的活動處于沉寂的地下狀態,他找了幾處過去的聯絡點都無果。身無分文,舉目無親,漆魯魚又一次淪為乞丐。

學習漆魯魚同志心中有黨、一心向黨的精神

1935年11月初,他病臥街頭、奄奄一息之時,一位行色匆匆的路人停留下來,對他審視良久后招來一輛黃包車,把他送進醫院搶救。

“這位救了漆魯魚的人,是漆魯魚在閘北工作時的同志何鳴九。”鐘治德稱,何鳴九告訴漆魯魚,他也和黨組織失去了聯系,但漆魯魚的堂兄漆相衡來上海做了教授。漆魯魚知道堂兄也是中共黨員,但當他找到了漆相衡時,漆相衡卻在殘酷的斗爭現實面前脫了黨,只安心做教授。漆相衡“忠告”漆魯魚,希望他公開登報脫離中共,憑借他留學的背景和精湛的醫術,就能留在上海教書。

堂兄的一席話讓漆魯魚十分失望,不辭而別,從上海輾轉回到重慶江津老家,渴盼在家鄉找到黨組織。誰知自從他1930年離開家鄉后,江津的黨組織一再遭到破壞,漆魯魚根本聯系不上黨組織。

1936年初春,漆魯魚到重慶尋找黨組織。他始終抱著一個信念:不能坐等黨組織來找自己,只有自己行動起來,才能回到黨的懷抱。

漆魯魚發現重慶本地的《新蜀報》是中立的,《商務日報》是進步的。于是他便投“文”問路。不久,漆魯魚成為《商務日報》評論專欄作者,《新蜀報》特聘他擔任國際新聞評論編輯,漆魯魚的知名度越來越高,被重慶救國聯合會推選為總務干事。

漆魯魚在重慶的積極主動工作引起了中共中央的注意。1936年10月,中央特派員張曙時到重慶與漆魯魚取得聯系,恢復了他的黨籍,建立了中共重慶干部小組,漆魯魚任組長。重慶干部小組是重慶自1935年黨組織被破壞后建立的第一個黨組織。這年冬天,黨中央從延安派鄒風平、廖志高和《新華日報》成都辦事處負責人羅世文,成立了中共四川省工作委員會(簡稱省工委)。經省工委批準,重慶干部小組改為中共重慶市工委,任命漆魯魚為中共重慶市工委書記。

新中國成立后,漆魯魚先后擔任西南出版局副局長、西南文教委員會秘書長、國家衛生部部長助理、成都市副市長、成都市政協副主席等職。

“漆魯魚不畏艱辛、萬里尋黨的故事令人感動。”鐘治德說,今天,我們要學習漆魯魚同志心中有黨、一心向黨的精神,牢記自己的第一身份是共產黨員,第一職責是為黨工作,做到忠誠于組織,任何時候都與黨同心同德,為黨的事業不懈奮斗。


新聞報料熱線:47588101(辦公室) 47588102(新聞部) 47588107(網絡電視臺)
【聲明】江津網及江津網微信公眾號、最江津APP未標明“來源:江津網”或標注江津網LOGO、名稱、水印的文字、圖片、音頻、視頻等稿件均為轉載稿。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及時與江津網聯系。聯系電話:(023) 47588100
總編輯:涂普健  值班副總編輯:易志慧  編輯部主任:李皓  責任編輯: 胡佳興   2019-12-18 09:16 
“最江津”APP下載
“最江津”APP——看新聞、找工作、查醫保社保、醫院掛號、網絡問政、網上相親……
ag捕鱼王3d论坛 湖北快三遗漏一定牛l 迅雷赚钱宝pro wifi 皇家金堡线上娱乐 华东15选539期预测 星空游戏网官网 北京快3北京福彩网 325棋牌游戏安卓下载 2018年平特王日报84期 中国竞彩比分四串一错二有奖吗 澳洲幸运5是什么时候